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这里还有鱼

雨过天青驾小船,鱼在一边酒在一边。

 
 
 

日志

 
 

512回忆录  

2008-05-16 20:40:55|  分类: 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回忆十二号的过程,已经感觉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从那时候开始,习惯时不时的计算一下过了多少小时了。经常是算完之后,想一想“那些还被埋着的人怎么办”“什么时候余震才会彻底停止”,然后深深厌恶自己的无计可施。

 

十二号那天,先是快三点时看到电脑右下角弹出的QQ新闻,说很多地方发生地震,一堆顿号之间有四川两个字。觉得好像不是那么严重。没有多想。隔了一会儿晶晶发来短信,问“成都地震了,家里还好吧?”赶紧回复“马上联系看看。几级?”晶晶再回过来“七点五。据说震中在遂宁。”那一瞬间脑袋嗡的一声。马上把第一条短信转发给所有认识的在外上学的成都孩子。然后就开始一遍一遍的拨电话。爸妈的手机,家里座机,姥姥家座机,姨姥姥家座机,姨们姨父们的手机,表弟表妹们的手机,叔叔婶婶的手机。挨个拨。全部不通。发出去的短信陆续有人回。有些说马上联系,有些说电话打不通,有些说短信好像能通试试吧,有些说我快急哭了,有些说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回复过去,安慰一些人,告诉一些人用短信试试。然后继续拨电话。持续不通。重拨成了惯性动作。间或回复短信继续安慰。慢慢的有人告诉我成都没事,房屋没有大面积坍塌,短信联系上家里了,知道人都没事就是房子裂缝了。继续拨电话。心里一片空白。第一次这么耐心的听着每一次不通的提示音。同时上网看着消息。知道是七点八级。知道震中在汶川。知道汶川离成都很近。眼睛死死盯着网页上标着坐标的地图。

快五点时,在某一个时刻突然拨通家里的座机。被两个小时以来无数次不成功的重拨磨得几近绝望的心里霎时涌上一阵狂喜。紧紧捏着手机,默默祈祷着。响了近十声后,电话被接起来。妈妈在家。一叠声的问她有没有受伤,我都能听到自己声音的颤抖。妈妈很好,一点没事,地震时她是办公室最先反应过来的,抓起手机钥匙就往外跑。办公楼一楼裂了大缝,并且在她险险跑过之后,两根一组的日光灯管直直的掉下来砸在地上。她跑回家里楼前的篮球场上,那里已经站满了人。地还在摇着,站都站不住。后来振动平息之后她试着回家,水电气全停。正好就接到了我的电话。安慰过妈妈挂了电话,继续给其他人拨,但我明显感觉心定下一半,能够有规律的跳了。

通讯慢慢恢复,逐渐联系上一些亲人,大家都没事,只是受了惊吓,姥姥家甚至都没停电。在念中学的几个小孩都被学校疏散到操场上。心情越来越好。六点时终于打通爸爸手机。他依然不善言辞,只会不停的说“没事没事,你放心,没事,放心哈”。挂上爸爸的电话,整个人瞬间泄了气般的放松下来,突然眼泪就涌了出来。后来十三号那天晶晶终于联系上家人以后说“虽然知道他们肯定没事,还是需要听到他们的声音才能真的放心”。我想我也是这样吧。

 

后来基本上每天和家里通一两次电话,问问新的情况,说说我这边得到的消息。但我承认,完全是因为知道家人都没事,才会有轻松的语气安慰他们,哄他们开心。我可以坚强也可以脆弱,我可以胡乱闯祸也可以不计后果的捣乱,无论怎样都是因为有家庭作为坚定的后盾。我不愿意也无法想像,如果他们任何一人有任何闪失,我会如何的疯狂。后来随时关注事态发展,心里默念最多的就是“谢天谢地,他们都平安。”

记得不久前,4·28火车事故那天,我也说过这句话,因为我身边的丫头们命大福大的躲过一劫。仅仅半个月,我就得把这句话用在自己家人身上。说不出来这是种什么滋味。只是觉得老天爷保佑了我身边的人们,如果需要为此索要代价的话,请找我签单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